羅東自然教育中心: 海浪的記憶

創造人與自然對話的平台,體驗林業與生態的智慧!

《最新活動資訊及公告》

1.【暑期兒童營隊】林場小學堂8/7~11,8/14~18(二~五)羅東百年林場新學堂-森林才藝班隆重登場!

2.活動報名】季節限定4-9月親子活動-夜探林場這夜太美,讓我們到林場夜遊趣~強勢回歸,鬥陣來!

3.【2017年自然教育中心活動手冊】點此下載!

4.【自然教育中心APP】使用說明與下載,使用手機就可以查詢中心課程,也可以用手機完成報名唷,快來試試吧!

5.【山林悠遊網】會員申請步驟介紹,申請後方可使用線上報名系統。

6.【戶外教學使用者收費制】了解更多,請點我。(自104.09.01日起)

7.【就愛羅東自然教育中心】官方網站(山林悠遊網)臉書粉絲團交通資訊

2010年6月17日 星期四

海浪的記憶

噗咻~我從海中浮起頭,吐掉呼吸管,拿下面鏡,抹了抹臉上的海水,邊游邊走的靠近岸邊,把蛙鞋丟上岸,轉身成大字型躺在炙熱的礁石上。

天氣很好,太陽在很高的天空上展示它的熱力,一晃眼,身體已經曬的半乾,透著一絲一絲鹹鹹的海水味,那是夏天的味道。

從礁石上往遠方看去,海面像是一件深藍色的洋裝布,岸邊的浪腳像是作工細膩的蕾絲,點綴在洋裝布的外圈,隨著微風輕拂,整匹布柔和的飄動,美麗極了。

這樣子的海,我可以看一輩子都不會膩。我轉頭向同是躺在礁石上的子佑這樣說。子佑和我都是一起在海邊長大的朋友,面對這樣的景色,他壓低了帽子,對我比出了大拇指的手勢,表示他的認同。

我喝了幾口水,迫不及待的提著蛙鞋又往海中走去,穿上蛙鞋,一個躬身下潛,浪花拍打岸邊的聲音、附近學生在烤肉嬉鬧的聲音、遠處似是車聲似是機具轉動的雜音全都不見了,就像你按了音響的靜音按鈕一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穩定、低沉,令人感到無比放鬆的嗡嗡聲,而光線也暗了下來,刺眼的陽光換上了柔美的藍色,整個感覺就像瞬間進入了一個美麗而奇異的國度。

這時,國度的居民-、豆娘魚、鸚哥魚、舵魚、倒吊魚成群在我身旁時而前、時而後的包圍上來,陽光穿透水面照映在牠們的身上,好像他們身上會發光似的,發出各種璀璨的顏色,令人眩目。

憋著氣往下潛,海底像是一片遼闊的丘陵地,丘陵上面長了各式各樣的珊瑚,透過清澈的海水仔細看,珊瑚礁上長了美麗的海扇、海葵、車渠貝,還有一種不知名的生物,牠像小花一樣佈滿了海中的丘陵地,只要一靠近,牠就瞬間把花瓣收起來躲到一根一根的管子裡,逗趣的很,這時,石斑魚好奇的游了過來,用牠的大眼睛看著我,在我跟牠對望的同時,幾隻俗稱戰鬥機的一種鸚哥魚從我跟石斑魚的中間飛快的掠過,衝進了前方正在覓食的臭都魚群中,每隻臭都魚幾乎都有三四指幅大,但還是被突如其來的冒失鬼著實的嚇了一大跳。

我浮上水面之後換口氣,慢慢的在水面上巡游,任海水包覆著身體,隨意一瞧就看到幾隻螃蟹在沉船上玩捉迷藏,小軟絲在淺水處嬉戲。

上岸之後,我看到子佑還在水裡不肯上來,我在我的筆記本上,開心的寫下了這句話::今天,棒透了!並且標明了日期:2005年,7月20日。

時間過的很快,去年間,我又到了同樣的海邊潛水,海水依然溫暖,只是前陣子天候不穩定,海面上漂了一些雜物,不影響我的潛水興致。

躬身下潛,準備尋覓我那美麗而奇異的國度,聲音安靜了下來,光線柔和了起來,只是,那些歡迎我的居民呢??

鸚哥、白毛、倒吊、豆娘魚,都不在該在的位置上,只見幾隻俗稱藍魔鬼的小魚在水中的礁石上慢慢游動,憋氣往下潛,我發現藍魔鬼數量變好多,整群整群的霸佔住了大部分的水域,海底的丘陵狀況很慘,珊瑚礁上面覆蓋了厚厚的一大層泥沙,我想到了近日山區越來越常見的土石流,這些泥沙除了造成了人類的危難之外,也對這片珊瑚礁造成了恐怖的影響。

水有點濁,趁著肺裡的氣還憋的住,我繼續潛游,海扇不見了,海葵不見了,只見泥沙較少的地方長滿了綠色的藻類-這些原本魚類最愛的食物,現在覆蓋住了除掉泥沙掩蓋住的地區,許多地方看起來像是戰爭片裡被空襲的場景,斷壁殘垣,所有的魚都消聲匿跡,就像是說好了一起消失一樣,就像廢棄的城鎮,像廢墟一樣的海底。

遠處我看到了一條小小的豆娘魚,黑黑的身軀不怎麼美麗,但是我仍然像找到親人一樣的興奮,大腳一踢,往前游向牠的同時,我的呼吸管像是被人突然往後一扳的感覺,嚇了一跳,順手一摸,一個半透明的塑膠袋,上面還印著”半斤”的字樣....

氣憋不住,往上浮到水面,拆下那半斤塑膠袋的同時,我的手臂和大腿突然像被鞭子掃到一樣的刺痛,透過面鏡一看,一大片一大片有的如50元銅板一樣大的水母,有的像吸管一樣長長的水母從四面八方漂了過來,一隻水母螫到了我咬著呼吸管的嘴巴,我痛的吐掉了呼吸管,嗆了幾口水。

我趕緊游上岸,轉身要拿下面鏡的時候,後腳跟匡啷的一聲,踢翻了一個空瓶子。我有點愣住了,伸手摸了一下剛剛被水母螫到的嘴角。

海洋,變了。

短短的四年間,我熟悉的海域突然變得荒無而寂靜,那麼其他更多更廣的海洋呢?

只是這幾年來,頂多十數年,隨著地球的暖化,隨著人類貪婪無度的消費海洋資源,隨著人類到處開發,海洋遭受到的是迅速而無法彌補的強大傷害。

我們到海邊度假、旅遊,從未想過我們在高級旅館廁所裡排放出來的污水最後會流到哪裡,我們從未想過在海鮮餐廳吃的魚是從哪來,我們也沒想過吃剩的廚餘被倒入了哪裡,事實上是,我們把污水排放到了海裡,我們再到海裡玩耍,並且把海鮮端上桌,有一年的報告指出,墾丁的南灣海水中的大腸桿菌數比馬桶裡的水還要多。

我們對待海洋資源的方式,就像一本書上說的,”像把亞馬遜雨林燒掉,然後捕捉那些因驚慌失挫而來不及飛的幾隻小鳥來吃”一樣,底拖網、流刺網、無止盡的延繩釣線,我們在殺雞取卵,更甚者,沒有大魚,就吃小魚,沒有小魚,就換魚吃,多少以前不會放上檯面的魚種現在身價如水漲船高,多少幾十年前,或是十幾年前人們歡迎的美味魚種,現在已經成為回憶?

觀光漁市場上陳列的一尾尾的海鮮背後隱藏的環境代價都被隱惡揚善的隱藏起來不讓世人看見,在海邊長大的我,看著市場上這些魚種以及魚體的改變,從錯愕,到傷心,而大多數魚兒最愛吃的水母在人類幫忙消滅了天敵之後,不斷的大量增生,然後把海中倖存的魚類,或是養在海中箱網中的養殖魚類給螫死,我真的不懷疑”海鮮的美味輓歌”的作者泰拉斯-格雷斯哥說的: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所謂的海鮮,只有水母夾花生醬三明治可以吃。

這樣的海,我們還能潛多久?這樣的海,我們還能愛多久?

我們必須現在開始重視環境問題,每個人開始對環境不當的開發工程產生疑慮,開始重視我們的自然,重視我們的海洋,拒吃、拒買不適宜的海鮮,包含魚翅、包含鮪魚、包含旗魚、包含飛魚卵、包含體態過小的物種,我們不能再為了口腹之欲而來者不拒,大小通殺,相信我們,再不開始友善環境,眞的來不及了。

圖片提供:(順序由上至下)
圖一 / 陳建年 (海洋記憶) 、圖二黃紹庭 (曼波魚幼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EasyReadMore##